最近很忧桑的椋小懒

呀,o(*////▽////*)q心跳加速!

慕卿千余载:

【藏温】酒池 3

*文:慕卿

*CP:#藏温#藏镜人×神蛊温皇

*答应 @最近很忧桑的椋小懒 开的车,R18性转女体,不适慎入!这是一辆超级大车,好了说完请打卡,饿了该吃肉了


冬至快乐!出差途中特地更一点( •̀∀•́ )LOF前章回顾:12


***

第三章


“藏镜人,你不能进去!”凤蝶在前边喊,几句急切几句担忧全被风吹散,主人的变化对她来说错愕非常,藏镜人又怎会一口气接受?

奈何还珠楼再如何宽敞广阔,亦不可能对他造成半分影响,所谓“还珠楼”,不过是神蛊温皇的栖息地,不过是代表神蛊温皇的一部分,而早在还珠楼还未建成时他和他就已相识,他和他有冗长且不足为外人道的纠葛。

由不得他——

藏镜人怕是这样想的罢,由不得拒绝,发生过的云雨才在不久,才降下一星半点,还没能好好体会又没了,不追到头去问个清楚哪对得起日以继夜辗转难寐的烦思。

飘荡在鼻间的奶香尚还可以拈来细细闻,尚还可以把握着好好吃吮,那鲜红湿乳就跟顽皮的波浪海似的,跳跃在你的指尖、唇边,挤着、吻着,一个不留神便是做起了春光明媚的梦——

光滑细美的长腿隐隐约约勾在他的背上,曲起脚尖掂量调戏,又得小心不能一股脑儿全捣腾完,温润笑脸微微漾起陷入欲望的痴狂,当真挠得你头皮发麻、意乱情迷。

后来……后来好像就没了。

那场梦醒了,在藏镜人还没来得及去顾盼四周,不知气候多变还是人为时,照头淋下一场冻雨,冰凉而且寡情,重新回过神来手边哪里还有人,只有他站在冷风中,只有他走不出这场迷宫。

好像只有他自地门出来还恢复不了记忆,反又坠入另一场美梦。

算是美梦……吧?

凤蝶放弃了,她还得负责去安抚还珠楼的若干帮事,幸好杀手们所待的地方离主人房远,就算被拆了,或有奇奇怪怪的声音也可当作没听见,就算是风声鬼哭狼嚎也是缥缈峰上一门特色。

窗幔帷帐,影影绰绰,这些总比外观的雕檐玲珑好看,嵯峨黛绿的那些青山藏镜人见得多了,他走南闯北就算没有赏花的爱好,他也可以说出一百种苗地所没有的花种有多么妖娆。

而这飘渺峰,就算常年积雪也不见得寸草不生,白皑皑的雪、灰蒙蒙的雾、含着情的花儿与看朱成碧的锦鲤,这些纷纷与藏镜人擦肩而过,沿途藏镜人甚至懒得回头看,大步流星。

还珠楼在他脚下,机关见他如见主人,战战兢兢颔首绕开,而等他终于到了门前却迟迟没再踏出一步,与他遥遥相对的人远吧,又近得很,近吧,又好似隔了千山万水。

神蛊温皇就坐在里面,只有他的羽扇从层层障碍中探出一角,软软乎乎的羽毛拂在空气中何尝不是拂在藏镜人的下颌上,藏镜人忍不住抬起头凝视。

就像被他掐着灵魂捋直背脊,就像他俩近在咫尺还停留在不久前的经历里难以自拔,藏镜人眯起了眼睛,刀削般的薄唇动了动,却一句话都没说。

含苞待放,从前无法想像可以用在对方身上,如今,拿来从上到下扫量一遍都不是不可。

温皇还是那样——

藏镜人内心翻腾,由慢至快,如同电流打在身上再缓缓散开,空濛之景席卷他,又在他觅得一些与他耳语的俏皮时微微顿住向前迈进的脚步,短短的距离仿佛越拉越长,那些有时拢起有时掀开的薄纱交头接耳,该是在笑了。

“好友。”温皇悠然自得的语气传来,还是片刻前的静谧,好像永远临危不惧。

可是他不着寸缕,可是他的体态缀了万种风情,可是他分明是个男人。

他已与他的挚友度过二十几个春秋,他却仍能保持他的神秘。

他望过来还是深情款款,他的双手交叠在胸前,中间拱起的山壑绵延不绝,闲闲披在肩上的蓝衫俨然挥别了还珠楼楼主的庄严与肃穆,可你若说他不再有气势,好像又不尽然。

当你离近时,他伸长他的手臂够着你,揪过你的衣襟,将你的迟疑与犹豫踢出去老远。

他强行让你面对他直视他,他幽蓝色的眼眸如今就是吸血的,他低低笑了一下,光一眼,就让你回忆起自己做过了什么,又如何亵渎过这场友情。

好一个纯粹光明的情谊啊,三杰之间各有各的脾性,各与各有截然不同的相处方式,可转念一想,他们俩的连系怎么不算情谊甚笃?

“觉得自己记不起来了?”温皇轻声细语说。

藏镜人狐疑的目光盘旋在他如玉般的五官上,视线接着往下,钻过他的胸峰与肚脐眼,一如昨日。

藏镜人的眼神更为深了,“你不穿,就为了等我。”

“我不穿,原来是为了等你。”温皇追着他的话呢喃。

藏镜人捧住了他的雪乳,揉两下便捏住当中红樱,几欲要逃的是倾泻而下的潋滟水光,垂直而下,洒了他一手。




(待续)

脸红o(*////▽////*)q心跳!

慕卿千余载:

【藏温】酒池 2

*文:慕卿

*CP:#藏温#藏镜人×神蛊温皇

*答应 @最近很忧桑的椋小懒 开的车,R18性转女体,不适慎入!这是一辆超级大车,好了说完请打卡,饿了该吃肉了O<<大概会有好几章,是上万字的炖肉专场。


LOF前章回顾:1


***

第二章


“你是不敢回去了么,怕还珠楼上下不认你这个主?”藏镜人改而欣赏打量他。

中衣被随意撕开,细致平坦的小腹与曼妙的线条勾勒的是更显诱人的画面,也许他丧失了该有的功力,也许他不足以能在情事上与自己抗争,毕竟这胸上一堆就感觉增多了担子。


点我上车


(待续)


(* ̄3 ̄)╭♡棒棒哒!

慕卿千余载:

【藏温】酒池 1

*文:慕卿

*CP:#藏温#藏镜人×神蛊温皇

*答应 @最近很忧桑的椋小懒 开的车,R18性转女体,不适慎入!这是一辆超级大车,好了说完请打卡,饿了该吃肉了O<<先上第一章,估计要上万字才能完结。


***

第一章


帷幔缠绕的房间里满是熏香的味道,昂贵的狐貂被奢侈地垫在腰下,有人半抬起身体翘腿而坐,手里轻摇一把羽扇。

还珠楼永远都是弯弯绕绕的,永远有数不清的小径和回廊,你亦永远不知那些所谓的杀手们聚居在何处。

“那个……藏镜人,你等一下。”凤蝶追在身后。

藏镜人做了一场奇怪的梦,他从地门回来,迷失在半路。

隐约的云海在那端,这头的环境也极其陌生,肯定是不曾来过的。好不容易回归的记忆,仿佛又在散去了,他捂着脑袋刚要低吼,手腕却被一股不大不小的力道扯住。

神蛊温皇就在他旁边,他的手肘抵在其胸前,试探两下分外柔软。

陡峭春寒至今还围困在耳中,藏镜人耳里嗡鸣不已,他微微用力,温皇就好似被刺激到了,微眯起眼往后退了一步,撤开的后臀与往前够的上身形成矛盾突兀的观感,尤其是——

温皇总爱斜睨着他那双凤目,眼角的水蓝色轻轻流转,在日光下闪着夺目光彩,又在转角时勾出一抹独到的魅惑风情,分明是个男人,又分明这样具有吸引力,他若不说话那就是真的好,比任何人都好。

“我为什么在这里?”藏镜人没忘恢复神智。

“好友一向如此,回家的路走过百遍千遍还是不记得。”他要伸过手来,温皇用扇柄拍拍他的手背。

藏镜人啧了一声,张目四望确实一个人影儿都没有,空荡荡的山景和悬崖仿佛把这个地方悬空抛上天去了,谁也察觉不了,谁都不知道你在哪,那他要如何找到自己的出路。

“嗯……你压到我了。”是觉得他常这样,早交流惯了,藏镜人哪会知突然会这么敏感起来。他的胳膊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,神蛊温皇一边控诉一边捉着抱在边上,走出一步路又弹了回去,敢情这也责怪他了。

藏镜人眉眼中风雨欲来,片刻后升起一些犹豫。他鬼使神差感受着有别于其他时候的触感,默默回过头去看,这一看,立马石化了。

温皇是打定了主意要来打趣他,不怀好意的笑意勾在唇角,是沉浸在游戏里不自知,誓要搞出甜头来。

但是男人对男人,能有什么甜头呢?如果温皇不是故意蹭他,他怕就认定这是一场不该有结果的擦边游戏。

那件蓝色衣衫揭去白经与羽绔,再弄开衣襟,显露的便是中衣。

半敞的中衣里被光斑盘旋缓出一道明亮的曲线,微微拱起的肉色呼之欲出,串在其中轻轻耸动,犹如挠人的猫爪子,这一跳跃,就能挠出个无数血星子来。

藏镜人目瞪口呆半天回不过神,结巴重复着几个字:“你……我……你怎么……你为什……”

“耶~好友你什么时候是这样胆小的人了?”先前还是有点不自然,这会儿全都跑到了九霄云外去。温皇低低笑了起来,是觉得他这副反应可爱,而且他又不是不经人事的人,就这点景象怎么可能难倒他呢?

温皇上前凑,藏镜人就向后退,退来退去背脊狠狠撞上树,那动静可不轻。藏镜人的手掌挤入当中,居然让乳形变样了,柔软结实的两团肉在他的指尖缠绵,趋着方向变化成更引人入胜的形状。

日光刚刚好,不太毒辣,明丽的鹅黄穿透云彩,在到达温皇的眼睫时变了种颜色,亮色的蓝铺在眼睑,勾缀在高挺的鼻梁上,甫艳红舌尖要伸出来又被忙碌的羽扇拦下视野,激得人胃口大开、食指大动。

藏镜人的喉咙轻轻滚动,神色古怪道:“你又给自己下蛊了?”

“又?”温皇因着这句莫须有的假设无辜地眨眨眼,“我还以为,‘又’这个更适合你,想当初你还不记得温皇是谁,就知道又受我骗了,该说好友你什么好,吃一垫却不能长一智。”

“哼!”哪壶不开提哪壶呢,藏镜人脸上一黑十分不爽,心想若不是你害得,我用得着这么纠结。还真以为苗疆三杰少年结识,就一定要相约白首了?你做的那些事我可都记得清楚。

温皇细细瞧着他,优哉游哉等他想完,这才反握羽扇用扇柄抬起他下颌。两人一同望天,是觉得天色要扔给他们独一无二的相处空间了,这在闲情中偷腥的功夫,不仅没从瘫痪两年中息影,反而见长。

至于上回,大概还是悬天练的时候,藏镜人打坐常会被打扰,他的小藏镜人每每都要受到除开功体本身的额外考验。

“回去还珠楼!”

“不了。”

劈头盖脸的拳风讨不到好处,温皇的斤两还是挚友最了解,这一来二回很快陷入酣战,汗水淋漓时战意也汹涌,就不用再计较是谁占到了便宜。

温皇是怕热的,而且他还怕冷,他现在随便动一下就不行了,发丝被汗水浸湿,额前的印记仿佛都要融化。

他擦着藏镜人的空门而来,却不是为了败对方,他的力气积攒在手腕上,藏镜人闪身避开他的斩击,便被凛然的煞气逼得脚下一软——

原来无双剑已经出鞘了,剑柄如入无人之境打在他的膝后方,温皇则立于跟前用内力硬提起他往下跪的冲劲,于是停在最尴尬的位置——


点我上车


(待续)


【藏温】合志《冬不藏精,春必病温》一宣

慕卿千余载:

藏镜人×神蛊温皇


藏温合志《冬不藏精,春必病温》一宣


11月下旬开预售,前五名将免费获得藏温粘土一对,另参cp21,本子详细信息见图1,图2为试阅版本,图文并茂,各位太太的作品都特别好!特别好!如有问题可以随时评论或私信咨询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——详情如下——






#藏温#

#2017藏温七夕产粮活动#

击鼓搞事第一棒,关键词如图所示!